<acronym id="qndik"></acronym><track id="qndik"></track>

        1. <track id="qndik"></track>
          1. 密碼:

            百歲尹文英:科研,更重要的是在思維認識上永不停滯


            今天,是尹文英院士百歲生日。

            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趙雯特意委托社市委送上生日祝福。
            上海市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上海市委主委
            錢鋒向她發去賀信。

            拿到賀信時,她還特意開心地朗誦了一遍……

            圖片



            圖片

            尹文英

            昆蟲學家,女,1922年10月出生于河北平鄉,1947年畢業于中央大學生物系,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現為中國科學院分子植物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研究員。1956年加入九三學社。曾任九三學社第六、七、八、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九三學社上海分社第九屆委員會常委、九三學社上海市第十屆委員會常委。


            讓我們共同祝福尹老!

            歲月荏苒,尹老科研為伴,在下面這篇2006年的自述中,她的勤懇敬業,她的勇于創新,她對科研的熱愛躍然紙上……


            走上科研之路


            圖片

            1947年,尹文英初來中央研究院

            時光匆匆而去,似乎就在“彈指一揮間”,從我第一天踏進實驗室的大門,屈指算來,至今已經走過57個年頭了!在這長長的歲月里有歡樂,有激情,也有許多難忘的日日夜夜,經歷過烽火連天的戰亂時代,也親身享受到和平幸福的美滿生活?,F在回想起來,可算得上是多彩的人生、幸福的人生、無憾的人生!科學研究是我自幼夢寐以求的終生選擇,也是我最愛的工作!


            求學的片段回憶

            記得在二十世紀30年代,我隨父母到北京插進小學五年級讀書。由于當時我們科學技術落后,日本侵略者蠢蠢欲動,欺壓百姓,傾銷日貨,我也隨著學校里組織的學生宣傳隊多次到街頭宣傳愛我中華,抵制日貨。那時便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種下了愛國、強國的思想。我積極參加各種學生愛國活動,特別是在“九一八”事件之后。


            圖片

            尹文英與父親尹贊勛


            1937年,當我在南京匯文女中讀二年級時,爆發了日本軍國主義大舉進犯中國的侵華戰爭,南京市區遭到了日本飛機日夜不停地轟炸,自此我就開始了顛沛流離的逃難生活,兩年中從南京到安慶、南昌、安源、泰和、桂林、貴陽,最后定居在重慶以北的北碚小鎮。直到1939年秋,才得以進入四川合川國立第二中學女中分校,插班初三,重新開始了讀書生活。

            平時從長輩們的言談中,了解到自己以前在校時是很頑皮、好動、不用功的,但是經歷了這兩年多的異常艱苦經歷以后,自己深深體會到只有中國強盛起來,才能免受列強的侵略,而中國要強盛首先要發展科學技術!我自己也一改玩世不恭的學習態度,開始奮發用功,學好各門功課,同時還積極參加各種抗日救國活動,如上街頭宣傳、演戲募捐等等。記得在一次作文比賽中,我寫的《只有科學才能救中國》一文,還得了第一名。


            科研生涯中的三大機遇

            可以說從小學到中學時代,自己親眼目睹了當時日本侵略中國的情景,在心中深深地種下了“要強國只有靠科學”的思想,這也成為我一生堅持不懈努力工作的巨大思想動力!在報考大學之前,自己考慮選擇哪個系,將來才能為國家富強出一點力呢?首先想的是地學,如果報地質或礦產系,將來可能找到貴重的資源貢獻給國家。誰知道在我考取當時在重慶的國立中央大學,到學校報到時,理學院院長歐陽翥教授(兼生物系主任)面試我,他問了幾個問題之后,就對我說:“女孩子讀地學不合適,你還是到生物系來吧,我們歡迎你?!闭f罷,笑哈哈地把我的名字勾到生物系了。就這樣改變了我的初衷,這算是第一個機遇吧!


            圖片


            抗日戰爭勝利之后,1946年中央大學搬遷回南京成賢街,這也是我大學生活的最后一年,需要考慮畢業后到哪里工作了。雖然系主任早早表態要留我做助教,但我自己并不特別喜歡長期做大腦組織切片方面的工作。正在猶豫之際,英國寄生蟲學家史若蘭女士(N.G.Sproston)應聘來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工作,于1947年暮春來中央大學參觀訪問,由于當時生物系里缺女教師,就由我陪同接待三天。臨行時,史先生問我畢業后到哪里工作?我說尚未作最后決定,她接著說,你愿意來做我的助手嗎?當時,對我來說真是喜出望外,到“最高學府”中央研究院工作,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如愿的!所以當時就很堅決地回答:我愿意去!

            就這樣,我很快辦好了各種手續,終于在1947年8月1日來到上海岳陽路320號3樓123號實驗室報到,開始了我的科研之路。這是我的第二個機遇!

            說到我的第三個機遇是在二十世紀60年代初,由于國家調整科研單位在全國的布局,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于1954年從上海搬遷到了武漢市,而我的家庭仍然留在上海,經過幾番周折直到1963年我調回到上海,正在等待接受新的任務時,卻在天目山偶然地發現了原尾蟲,這類只有1毫米長的細長小蟲,過去在我國還沒有記載過,后來這些微小的蟲子竟成了陪伴我后半生的可愛伙伴。


            科學活動的三大試驗研究工作

            從1947年到今天,我主要從事過三個方面的試驗研究工作。

            魚類寄生蟲分類鑒定和魚病防治工作。最早是做史若蘭女士的助手,進行魚類寄生蟲分類鑒定工作。新中國成立以后,由于淡水養魚業的迫切需要,水生所決定到我國最主要的淡水養魚區——浙江菱湖設立魚病工作站。我們首先對魚病采取了“防重于治,防治結合”的方針,展開了防病養魚試驗和魚病門診、出診工作。在三四年時間里,通過全站的共同努力,為十多種最常見的魚病找到了有效的防治措施,并在全國推廣,完成了當時國家農業四十條中對于魚病防治方面的任務。記得1953年我們開始在菱湖的一個破廟中設點開展工作,老鄉們都不愿意讓我們到他的養魚池中施藥治病,生怕把魚治死了。所以發現了魚病以后,還需要費盡口舌才能讓老鄉同意給他的魚治病,后來,治好了一批魚病,每天就有人提著水桶把病魚帶到門診部來檢査,然后我們就去放藥、治病。當我們撤離工作站時,老鄉們送來了錦旗,敲鑼打鼓地歡送我們。


            圖片


            原尾蟲系統分類的研究。由于原尾蟲個體小,又生活在富有腐殖質的土壤中,不容易被人發現,而且原尾蟲的形態結構、內部器官、發育生長等等都比較特殊,對于它們的分類地位、系統關系等,各國學者持有不同的意見,爭論不休。我們為了澄清這些多年來未能解決的學術問題,前前后后已經花費了40年的時間,雖然發表了近百篇的學術論文,一步一步有所前進,闡明了一些問題,但時至今日可以說還沒有得出最后的結論,尚需繼續努力!

            土壤動物學的研究。在研究原尾蟲的同時,發現土壤中還生活著千千萬萬不同的各類動物,又從文獻資料中了解到這些土壤動物不但對農業、林業可持續發展及對環境污染的指示與改善能起重要作用,而且與人類的衣、食、住、行等生活諸方面都有密切的關系。因此,從二十世紀80年代開始,我們在不同場合宣傳、提倡并且開始組織在我國開展土壤動物學的研究,當時得到不少學者們的理解和支持。1987至1996的十年間先后有近百位動物學家和昆蟲學家參加的研究集體,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兩次重點資助下,完成了我國三大氣候帶(溫帶、亞熱帶、熱帶)、七大地理區(東北、華北、蒙新、青藏、西南、華中、華南)的基本調查,記錄了各類土壤動物3000多種,進行了生態功能試驗和環境毒理試驗。除發表多篇論文外,還集體寫成專著五部,供全國普及推廣使用。這是我主持的第三項工作。


            圖片

            1980年,昆蟲所分類室同仁合影(前排右三為尹文英)


            我國在昆蟲(六足動物)分類學和動物分類學方面已經有豐富的積累和較高的學術水平,然而近年來在動物系統發生研究方面尚未引起學者們的關注。因此,除主要從事過上述三個方面的試驗研究工作以外,從2002年開始我們又協同20多位有關學者開展了“現生六足動物高級階元系統演化與分類地位的研究”項目,也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的重點支持?,F已取得豐碩的成果,特別是在分子系統學方面。


            科學成果

            我早年從事魚類寄生蟲和魚病的防治研究。1960 年后系統地進行原尾蟲的分類、形態、生態、胚后發育、生物地理、比較精子學和亞顯微結構等研究,記述我國原尾蟲164種,其中142新種、18新屬和4新科,提出原尾蟲系統發生新概念,并據此建立了原尾綱的分類體系,1999年出版了《中國動物志:原尾綱》。


            圖片


            1985年后,組織和推動土壤動物學的系統研究,聯合60多位學者在三個氣候帶完成土壤動物區系組成(三千多種)、變動規律及其在土壤物質循環中的作用以及環境污染的影響等實驗研究,其結果主編寫成《中國亞熱帶土壤動物》《中國土壤動物檢索圖鑒》和《中國土壤動物》等專著。


            科研工作體會——創新和勤奮

            走過了57年的科研之路,我深深體會到不論做什么工作都要有新意,特別是科學研究,如果工作中始終按照一套模式、一種方法、一個思路去做,得到與前人一模一樣的結果,這豈不成了工廠生產,而不能算作科學研究了!因為科學研究是解決前人尚未解決的新問題,只有一步一步創新,不僅在技術上、方法上,更重要的是在思維認識上,永不停滯,才能常研究常出新,始終活躍在科學發展的前沿。長時間以來我自己總結了兩句話“創新是科學發展的靈魂,勤奮是事業成功的保證”。我經常以這兩句話自勉,也希望和同志們共勉。


            圖片


            說到勤奮,用不著多解釋。自古以來先賢在這方面的教導不少。因為世界上“天才”是極少數的,凡是在事業上有成就的都是勤勤懇懇、奮斗不止的人,也只有如此才能最終得到成功的回報。那些弄虛作假、不學無術的人即使能一時得逞,但早晚總會被拆穿,不會有好下場的,這樣的事例還少嗎?!


            人生格言——安貧樂道

            隨著時代的發展,不同時代的人也可能懷著不同的信條?,F在報紙上常??吹降娜松艞l是體現人生的價值。至今我還不大理解,人生價值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可能這也是一門新的科學。

            我今年已經八十有四,自然是大大落后于時代,談不上什么“價值” 了!我的人生信條是“安貧樂道”,對此我自己的解釋是,不計較個人生活待遇、職位高低,專心致力于科學研究。事實上,這也是我的人生寫照。


            希望——寄托年輕的一代

            從少年時期,我就渴望做一名科學研究人員,更希望日后在科學道路上做出強國富民的貢獻來。數十年來,雖然自己盡力做了一些科研工作,可總覺著微不足道,談不上做了什么大貢獻,一想起來就使我感到內心愧疚,未能實現早年的心愿。


            圖片

            尹文英做科普報告


            但使我感到欣慰的是,今日的國家興旺發達,科學技術蒸蒸日上,令人振奮不已!現在國家富強了,人民生活幸福,科學技術日新月異,已經遠遠超過幾十年前我所期望的水平了!然而,時間是無限的,空間是無限的,科學技術的發展也是無限的。雖然目前我們各方面條件都得到改善,但是我們不能有絲毫的松懈?,F在面臨世界各國的競爭,稍為停滯就是倒退,那就意味著又要受到強國的欺壓與侵略了!因此,我強烈期望我國青年一代,在享受和平幸福生活的同時,在各項工作中奮發圖強,不斷創新,人人做出好成績,匯集而成為國富民強的牢固基礎,讓中國人民永享太平盛世!

            努力吧!青年朋友們!



            (來源:《生命科學》2006年6月刊  轉自:九三學社上海市委員會微信公眾號)


            亚洲精品456在线播放

                  <acronym id="qndik"></acronym><track id="qndik"></track>

                1. <track id="qndik"></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