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qndik"></acronym><track id="qndik"></track>

        1. <track id="qndik"></track>
          1. 密碼:

            郝詒純:從北平軍調部潛伏風云中走出的微體古生物學家、社會活動家和地大優秀教師


            1946年初的北平,抗日戰爭勝利的熱烈喜慶氣氛尚未消散,在繁華的王府井地區,有一個地方卻充滿著“硝煙彌漫”“劍拔弩張”的火藥味,此處就是北平軍事調處執行部(簡稱軍調部)。軍調部雖然是一個調停國共軍事沖突、恢復交通的機構,但內部的斗爭卻十分尖銳,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真實的《潛伏》諜戰劇。

             同年暮春初夏時節,在國共較量火藥味越發濃烈之際,兩份關于國民黨要逮捕共產黨員名單的情報,先后被輾轉送到了中共地下黨組織。而送出這兩份情報的就是時任北平軍事調處執行部國民黨方二級英文譯員及秘書,后來的北京地質學院和湖北地質學院副教授、武漢地質學院古生物教研室主任、中國地質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微體古生物學家、社會活動家郝詒純。

            圖片

            (1920.09.01~2001.06.13)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這場歷經14年的抗日戰爭以中國人民的最終勝利徹底結束。飽受長期戰亂之苦的中國人民熱切希望和平、民主,建設一個新的中國。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維護國內和平民主的積極努力,卻受到國民黨統治集團的嚴重阻礙,他們把注意力放在消滅共產黨和其他民主勢力上。為了做好備戰準備,蔣介石打著“談判”的幌子,連續三次電邀毛澤東去重慶“共定大計”。

            基于對和平的真誠愿望,黨中央認為同國民黨和平談判是必要的。8月28日,毛澤東、周恩來等親赴重慶,同蔣介石進行談判。為爭取和平民主,黨中央在談判中對解放區管轄權限和人民軍隊縮編等問題作出了必要讓步。10月10日,國共雙方正式簽署《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雙十協定”。

            圖片

            重慶談判時毛澤東(前排右一)、蔣介石(前排中)和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前排左一)的合影


             《雙十協定》剛簽訂,蔣介石就發布了進攻解放區的密令,調集百萬大軍在華北、華東和東北大打出手,圖謀迅速控制交通要道,搶占東北各大城市。為了保衛人民抗戰的勝利果實,壯大人民革命力量,黨中央先后從各解放區抽調11萬人的軍隊和2萬名干部進入東北。中國上空又密布內戰陰云。

            在這種形勢下,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馬歇爾將軍作為總統特使,來華調節國共雙方的沖突。1946年1月5日,國共雙方達成關于停止國內軍事沖突的協定,簽訂了《關于停止國內軍事沖突的協定》。1月7日,由國民黨代表張群(張治中)、共產黨代表周恩來、美國政府代表馬歇爾組成“三人小組”(三人會議),會商解決軍事沖突有關事項。1月10日,國共雙方正式簽訂停戰協定,分別下達“停戰令”。

            同時,為實現停戰協定,避免軍事沖突,在北平設立的由共產黨代表葉劍英、國民黨代表鄭介民、美國代表羅伯遜組成的“軍調處執行部”,負責監督停戰協定的執行。軍調部辦公地點設立在北平協和醫學院。中共代表處級以上、直接參加談判的人員與國民黨、美國代表兩方相關人員都住在北京飯店,機要、電臺的同志則住在離協和醫學院不遠的翠明莊飯店。

            根據協議,軍調部三方工作、生活及安全等保障均由國民黨方面負責。因此,中共代表團駐地周圍布滿了國民黨的特務和暗哨。為便于開展工作,中共代表團與國民黨方面斗智斗勇,讓國民黨特務的種種陰謀無法得逞。除此之外,中共代表團還通過軍調部向黨中央傳送了許多重要信息,為解放區輸送了大批干部和物資,讓這里成了白色統治包圍下的一個紅色據點。

            此時的郝詒純,因在西南聯大時就是深受我黨信任的赫赫有名的學生領袖,也有著不易被國民黨方面懷疑的特殊家庭背景,被黨組織委派打入敵人內部擔負情報收集的任務。在國民黨特務的種種盯梢和防衛下,在國民黨軍方風聲鶴唳全城狙殺的白色恐怖中,郝詒純曾冒著極大的危險,先后兩次設法將國民黨當局擬定逮捕的共產黨員名單,機智勇敢地抄出并輾轉交給了中共地下黨組織,保護了黨的組織和革命同志。據郝詒純1978年政協第五屆武漢市委員會委員提名登記表的手寫檔案記載:經組織查證,郝詒純在征得中共地下黨組織同意后,于1946年4月至7月潛入北平軍調部,“在軍調處執行部任國民黨方作二級譯員及秘書”,“并為我黨提供過兩份情報?!?/p>

            圖片

            1978年,政協第五屆武漢市委員會委員提名登記表中有關北平軍調部工作經歷的郝詒純手跡和組織審查結論(地大南望館藏檔案)


                  1946年6月,國民黨政府終于撕破偽裝和平的面具,公然撕毀停戰協定和政協決議,大舉圍攻解放區,全面內戰的戰火從此點燃。1947年1月29日,美國宣布“終止其對三人小組之關系和終止對軍調部執行總部之關系”,軍調工作正式結束。

            軍調部存在的短短一年零一個月時間里,為調停國共軍事沖突、緩和中國政治緊張局勢做出了一定的努力,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和平希望。其間,在國民黨特務機關的監視和搗亂下,在美方代表對國民黨赤裸裸的偏袒下,中共代表團通過艱苦努力和尖銳復雜的斗爭,有力配合了中共中央對國民黨當局的政治和軍事斗爭,使黨的和平建國方針獲得國內外進步輿論的支持,取得了政治上的主動地位,也支援了中共北平地下黨組織,促進了北平革命斗爭的發展。

            心中有魂,腳下生根。從北平軍調部潛伏風云中走出的郝詒純以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大無畏的革命精神,鑄造了一代知識分子的忠誠和風骨。她在危機困難面前挺身而出,在保護我黨的關鍵時刻,用不怕犧牲、不怕艱險的膽識與魄力,為信仰奔走的堅定和勇敢,生動展示了對革命忠貞不屈的意志和對黨忠誠、為黨分憂的擔當精神。


            01

            心懷祖國 花季少年心向黨

            1938年,西南聯大從長沙西遷至昆明。同年,在奔赴延安的夙愿無法實現的情形下,一名叫做郝詒純的中學女生和她當時的上級黃元鎮在黨組織的安排下,南下投考西南聯大。一路輾轉到云南,郝詒純考入西南聯大歷史系,也因此與家人音訊隔絕了7年之久。

            圖片

            郝詒純1938年8月考入西南聯合大學歷史系(入學時照片)


             在許多校友眼里,郝詒純是當時“聯大”人公認的?;?。曾就讀于西南聯大化學系的中科院院士、著名生物化學家鄒承魯在接受采訪時說:“郝詒純在校期間就是知名人士:長得很漂亮,功課又好,籃球打得好,是學生會主席?!蔽髂下摯蟊灰曌鳛槿H河⑺C萃之園,而郝詒純在此連任兩屆學生自治會主席,代表中共進步力量奪得學生自治會的領導權,其能力和魄力都值得肯定。鮮為人知的是,她的果敢和極強的組織能力是長期從事地下革命鍛煉出來的。

             1920年9月,郝詒純在湖北武昌出生。郝詒純的父親是飽讀圣賢書的前清秀才郝繩祖,曾追隨孫中山先生參加過辛亥革命,是同盟會會員。董必武與郝繩祖是同盟會時期的戰友,北洋軍閥統治時期郝繩祖與董必武、李漢俊等共產黨人一同在湖北從事秘密革命活動。1926年郝繩祖為躲避國民黨反共派追捕只身逃離武漢時,曾將妻子兒女托付給董必武照顧。父親為革命奔忙的身影給年幼的郝詒純留下難忘的印象,在父親的熏陶下,郝詒純幼時就懂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道理。

            在國民政府成立的一年多里,革命高潮迭起,郝詒純和同學們也積極參加了許多革命集會,會場上常常聽周恩來、惲代英、董必武、葉挺等革命領導人的演講,這對郝詒純后來走上革命道路起到了很大作用。

            1935年,“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爆發時,就讀于北平師范大學女附中的郝詒純,參加了這場愛國學生運動。她作為學生代表,積極參加宣講活動和游行,組織讀書會、報告會,努力傳播革命的火種。

            1936年,地下黨外圍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成立,郝詒純是最早的隊員之一,因其突出表現,她被委任為北平西城區區隊長,參加黨所組織領導的游行示威、下鄉宣傳以及各種抗日救亡活動。同年,這位熱情的“小革命”就被吸納為黨員,年僅16歲,就擔起了一個共產黨人為中華民族解放而斗爭的責任。

            圖片

            1936年,郝詒純就讀于北平市立女子第一中學


            “七七事變”后,為了保護在北平工作的地下黨員,郝詒純根據上級命令轉學到天津,在姚依林(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及其夫人周彬的直接領導下工作,并和周彬在同一黨支部。她們辦無線電學習班,掩護地下黨,發展進步學生。之后,郝詒純參加中共“民先”支部,擔任組織委員,投身地下黨的秘密工作。

            1938年,郝詒純南下考入西南聯大。讀書期間,她代表中共進步力量,兩次擊敗三青團、國民黨學生,奪得學生自治會的領導權,在學生中傳播進步思想。為適應當時的政治形式,聯大地下黨發起組織了黨的外圍組織“群社”,郝詒純是“群社”的發起人之一,和其他學生負責人一起組織開展形勢報告會、下鄉宣傳等抗日進步活動,深入開展抗日救亡活動。她參與組織的反對國民黨政府腐敗現象的“反孔祥熙游行”,從西南聯大發起并走向全國,讓陷入困頓的學生運動重燃希望。

            郝詒純的婚姻也頗具傳奇色彩。在西南聯大時,各方勢力借青年知識分子大批奔赴延安之際,向中共派出滲透者,迷惑了昆明一些青年學生。當時昆明地下黨組織已掌握這伙人的背景,告誡黨員及相關進步人士遠離他們。但郝詒純身為學生自治會主席,不得不與之打交道。這伙人中有兩個男青年追求郝詒純,兩人之間還動手打架,給郝詒純帶來了負面影響。在如此不利的情形下,郝詒純找到黃元鎮商議對策。黃元鎮當時是昆明地下黨組織安排的單線秘密聯絡人,也是郝詒純的上級、“一二·九”運動和南下昆明的戰友。經上級黨組織批準,為了擺脫這伙人的糾纏,也為了黨的事業安全,郝詒純與黃元鎮舉行了高仿真“訂婚”儀式。后因為聯系工作和往來頻繁,兩人逐漸互生真情愛意。1944年10月,郝詒純與黃元鎮正式在昆明結婚,結為夫妻。他們互敬互愛,始終如一,相濡以沫數十年。

            圖片

            郝詒純八十華誕與愛人黃元鎮先生合影

            02

            專心學術 投身地學圖報國

            在西南聯大入學不到一年,郝詒純便做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決定:從歷史系轉到地質系。地質學是野外實踐訓練和室內理論訓練并重的學科。起初,身邊的同學并不看好郝詒純的決定,認為這個外形瘦弱、娟秀的女孩子吃不了苦。但郝詒純心里很清楚,對地質學的向往不是一時興起。早在初中時期,她的地理老師——后來北京師范大學著名的教授王均衡先生在課堂上為郝詒純埋下了學習地質學的種子。

            王均衡先生是一位頗有愛國熱情的老師,每次在課堂上提到中國的礦產資源正在遭受帝國主義掠奪時,他那憤慨的表情,給少年郝詒純留下了深刻印象。這種表情,她并不陌生。在郝詒純的記憶中,幼年時期父親經常召集一些人在家里開秘密會議,他們都是老同盟會的成員,那種痛心和憤慨的表情經常會在他們臉上出現。在家庭氛圍的影響下,郝詒純顯得比同齡的女孩更獨立、更堅毅。

            進入西南聯大后,郝詒純發現這里是學習地質科學的殿堂。她再次萌發了要學習地質的念頭。

            讓郝詒純堅定這個念頭的,是西南聯大的教授袁復禮。一個偶然的機會,郝詒純和幾位同學一道訪問了知名地質學家——袁復禮。袁老師向大家介紹了我國優越的地質條件,指出發展我國地質科學,能夠促進本國找礦勘探事業的發展,振興國民經濟。講到我國地質科學的發展和礦產資源的開發處處受帝國主義文化、經濟的侵略和鉗制時,袁老師的痛心與憤慨,激起了學生的共鳴。給郝詒純印象最深的是,當她問到女生學地質是否太艱苦時,袁老師引用兩句中國古訓解釋說:“有志者事竟成”、“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立志堅定,專心致志,想辦法克服困難,男生、女生都能學好地質。

            袁復禮的回復,讓郝詒純徹底下定了學習地質的決心。作為一名愛國青年學生,她把自己的學習和祖國振興聯系到了一起。她深知,祖國將來的經濟建設離不開地下資源。她相信抗戰勝利后,會把地下資源的開采從外國人手中奪回來。所以,在西南聯大讀了一年歷史系以后,她毅然轉入地質地理氣象學系學習。從此,和地質結下不解之緣。

            圖片

            1940年前后和西南聯大校友合影(郝詒純:前排右一)


            郝詒純對地質教育及地質事業有執著的追求,曾有人勸她改行,但她認為:我既然從事了地質事業,就要熱愛它。因此,她始終有一股子韌勁,自己認定的事情,就要把它做到底,就要做好。

            地質學是野外實踐訓練和室內理論學習并重的學科,學起來需用較多的體力勞動,女性學習困難自然會多一些。郝詒純不愿放棄選學地質的初衷,可是怎么辦?她想辦法,找到了一條良策:努力增強自己的體力和體能。走出校舍后就是郊外,她每天走出去練一陣跑步。昆明附近山多,每逢節假休息日,她常約幾位要好的同學出去練習登山。一次野外實習,需要躍過一條小溪觀察對岸的露頭,她遲疑好久不敢跳,耽擱了全隊的時間。為了以后能更好地在野外考察,她又給自己增加了在郊外跨溝渠、跳田埂的鍛煉項目。

            郝詒純的自我鍛煉收效很好,第二年到野外實習,再也不怕路途險阻和崎嶇,步行、登山的能力和技巧都有提高,不但不再掉隊,還超過了一些男同學。她認為這是學地質的最基本的基本功,是系統學習野外地質知識與技能的基礎,也是她后來長期堅持地質工作的基礎。

            同為1943屆同窗的著名作家汪曾祺,也在文章《地質系同學》中提到:“地質系的學生身上共同的特點是比較顯著的。他們的價值觀念是清楚的。他們對自己所選擇的學業和事業的道路是肯定的,他們沒有彷徨、猶豫、困惑,從一開頭就有一種奉獻精神——學地質是不可能升官發財的。他們充分認識到他們的工作對于國家的意義,一般說來,他們的祖國意識比別的系的同學更強烈,更實在?!碧峒昂略r純,他這樣寫道:“郝詒純在女同學里是長得好看的,但是她從來不施脂粉(我們的女同學有一些是非?!皰绎啞钡?,每天涂了很重的口紅去聽課),淡雅素樸,落落大方?!?/p>

            當時,女子學習地質專業不光要克服生活上的困難和野外工作的艱苦,還要面對一系列的性別歧視,她常常因“女人不能下礦井”的無理理由被拒之門外。部分女同學因此放棄了地質學習,倔強的郝詒純不為所動?!罢业V報國”的壯志支持著她,神秘的大地吸引著她,困難、艱苦、歧視難不倒她,郝詒純執拗地留下來。

            1943 年,郝詒純畢業,任云南省建設廳地質調查所技士。她一面工作,一面發奮學習,同年考取了清華大學研究生。1945年,因成績優異,郝詒純獲得中國地質學會馬以思紀念獎金。

            03

            潛心教學 新辦專業育英才

            殷鴻福院士曾說:“郝先生則是我見過的“學者味””最重的老師之一。雖一身藍布中山裝,而舉手投足,均顯出儒雅之風。她說話輕言細語,而句句斟酌。發言均有準備、有腹稿,使人不得不仔細傾聽。上她的課,尤其是一種享受?!钡拇_,中國地質大學之所以在中國地質界人才培養方面有重要的影響,是因為有一大批像郝詒純先生這樣的大師。

            抗戰勝利后,郝詒純申請進入北京大學擔任地質系助教,卻以“地質系從不招女助教”為由被北大招錄部門拒絕了。當時北大地質系的主任正是郝詒純在西南聯大的導師,后在他的力薦下,這位成績優異的學生才被順利錄用。很快,郝詒純就以刻苦的態度和極強的專業能力,向北大證明了她的實力,并躋身北大校務委員會,成為最年輕的委員。彼時的郝詒純還不到30歲。

            圖片

            1950年郝詒純在山西大同一帶進行野外地質考察(北京大學任教時期)


            1952年,全國高等院校調整,郝詒純被調至北京地質學院,先后擔任講師、副教授、教授。作為骨干教師,郝詒純在學?;A地質學科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56年,楊遵儀、郝詒純和陳國達合編出版《古生物學教程》,這是我國第一本高等學校古生物學教材。1959年,郝詒純協助楊遵儀創辦了我國第一個地層古生物學專業,編寫出我國第一本《微體古生物學》教材,并親自為地層古生物專業學生授課。該教材后來獲得全國教材獎特等獎。在郝詒純的大力推動下,微體古生物學在我國形成了系統的獨立學科,為我國培養了大批地層古生物專業人才。

            圖片

            1981年郝詒純給學生講授微體古生物學課程
                   在教學中,郝詒純對研究微體古生物的新理論、新方向也十分敏感和關注。她是我國開創鈣質超微化石研究的專家之一,填補了微體古生物方面的空白。而在她的指導下,計算機技術也首次被引入微體古生物的科研和教學,完成了幾個門類的數據庫,制作出了新生代浮游有孔蟲的自動化鑒定軟件。
            圖片

            20世紀60年代初郝詒純在輔導地層古生物專業62屆學生戎嘉余(戎嘉余于1997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

            十年動亂時期,郝詒純下放江西峽江縣仁和勞動,在住干打壘、吃無油菜的艱苦環境中,每天堅持早,勞動量也不讓須眉,在兩年后的干校勞動評比中,她被評為“五好戰士”。在北京地質學院遷至湖北江陵更名為湖北地質學院后,郝詒純也于1970年奉調到江陵校本部承擔教學工作。教學條件極差,工作艱苦,她仍克服種種困難,積極輔導學員學習地質基礎知識,指導他們進行教學實習。1975年,學校遷入武漢,改名武漢地質學院,郝詒純亦隨遷武漢,分配在武昌教師進修學院安置點。由于遷校影響,學校暫時的辦學條件十分艱苦,在這樣的情形下,郝詒純與其他同志一起努力,克服種種困難,制定教學計劃和大綱、編寫教材、準備教具和教學標本等,做好再次招收學生的教學準備工作。為武漢地質學院的恢復、重建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

            在學生眼里,郝詒純是一位嚴師,但更可貴的是,懂得因材施教。郝詒純培養的第一個博士生萬曉樵曾回憶道:“郝老師對學生要求非常嚴格?!痹谌f曉樵剛讀研究生一年級時,去西藏采集標本,回來后,郝老師特地要求他把所有樣本都擺在桌上,她要一個一個檢查,一個一個指導。萬曉樵說:“一個好老師,不單是指和氣,與同學的融洽,更是指是否教給學生有用的東西,是否可以教給學生科學的思維方法,是否使學生得到了能力的培養,郝老師就很注重這些方面的教導,包括我現在的教學理念,都是受了她的影響的”。 

            郝詒純曾招了一個研究生叫張澤偉,基礎學歷較低??吹竭@個目光如炬的倔強青年,郝詒純仿佛看到了年輕時的自己,也想起了當年袁復禮先生鼓勵自己的一番話語。在郝詒純的悉心教育下,張澤偉后來前往美國攻讀博士學位,并成為了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如今,張澤偉受聘我校經管學院教授,在地大未來城校區繼續傳承和發揚郝先生的風范?!笆呛孪壬淖兞宋业拿\?!泵棵炕貞浧鹱x研究生時的經歷,張澤偉總會這么感慨。

            郝詒純對所有教員要求極嚴。她要求教員們既能講好課,又能跑野外。茅紹智老師回憶說∶“郝先生的嚴格要求影響了我,也培養了我。不僅要將我講課所要用到的標本記住,她是要求我們把所有的標本都要記在腦袋里。還有對野外工作的要求,夸張地說,一些地方我閉著眼睛都可以帶學生去!這都得益于郝老師的嚴格要求”。

            圖片

            1973年,郝詒純(右二)帶領年輕教員赴天津大港油田進行地層古生物工作,為石油勘查提供基礎地質資料

            為推動我國地質事業的發展,郝詒純還拿出二十萬元的積蓄捐贈給中國地質大學,設立“郝詒純地質教學獎”和“郝詒純獎學金”,分別授予優秀中青年教師和品學兼優的地學類在校學生。

            在郝詒純畢生精心無私的培養下,走出了舒德干院士、萬曉樵教授等一大批后起之秀,許多人已成為我國古生物學科和微體古生物學科的學術帶頭人和骨干力量。談到導師,學生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執著的追求,嚴謹的學風,是郝詒純教授傳給我們的寶貴財富。

            圖片

            1991年11月,郝詒純組織地層古生物師生進行南海北部灣新生代地層及微體古生物研究

            04

            追求卓越 立足學科最前沿

            郝詒純是中共黨內知識分子的特例。她沒有在參加革命后棄學從政,從事黨政領導工作,而是立志從事專業研究,成為了古生物學領域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專家。

            曾學魯老師說郝詒純在學術上有兩大特點:實踐性和靈感性。她非常重視第一手資料,她覺得道聽途說的資料是站不住腳的。

            郝詒純說:“沒有自己取得的第一手資料就不敢動手作文章,不敢下結論?!彼J為,從事科學研究,要從實際出發,從對第一手資料的分析研究中老老實實地做出結論。認識自然,要盡最大努力;下結論時,認識多少說多少話。因此,她一直堅持出野外,堅持親手做實驗。她曾三赴松遼,三下大港,三去新疆,親自采樣品、測剖面,她的足跡遍及祖國的西北、東北、華北和華中的許多油田和礦山。執著的追求,嚴謹的學風,使她在科學研究中獲得了豐碩的成果。

            圖片

            1981年郝詒純在新疆進行中新生代海相生物地層研究工作


            60年代初,郝詒純領導科研組參加大慶找油會戰,3次赴大慶進行教學、科研和生產三結合的野外考察與研究。

            “十年動亂”中,她頂著壓力,與中國地質科學院的同事合作,整理了相關的資料,正式出版了專著——《松遼平原白堊-第三紀介形蟲化石》。這是我國對非海相白堊-第三紀生物地層和介形蟲進行系統研究的第一部專著,也是首次將陸相介形蟲與生物地層和石油生產相結合的著作。該專著發表后,對當時的生產和科研起了很大的作用,獲得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集體成果獎。

            80年代,郝詒純迎來了成果的高產期。她先后參與完成了《中國地層概論》、《有孔蟲》、《塔里木盆地西部晚白堊世-第三紀地層及有孔蟲》、《西寧民和盆地中侏羅世-第三紀地層及介形蟲、輪藻化石》等著作,獲得了國內甚至國際的認可。

            圖片

            1982年7月,在美國出席國際介形蟲討論會,和同行專家們一起觀察地層剖面

            郝詒純始終立足于科學前沿,她從地質科學的角度去認識海洋,進而開發海洋。70年代末期,在她主持下,開始了我國海域的半深海、深海及邊緣海盆地微體生物群及其地層學、古氣候、古海洋學意義的研究。先后發表了由她主導完成的《沖繩海槽第四紀微體古生物群及其地質意義》、《西沙北海槽第四紀微體生物群及其地質意義》、《南海珠江口盆地第三紀微體古生物及古海洋學的研究》等重要專著,為國家開發海洋貢獻了寶貴的財富。

            圖片

            1991年11月,郝詒純(左三)帶地層古生物師生進行南海北部灣新生代地層及微體古生物研究


            郝詒純十分重視開展國際學術交流,在國際古生物界也很有影響。1963-1965年,根據我國政府與古巴政府簽訂的技術援助協定,郝詒純被派往古巴開展對白堊紀——第三紀地層和海相微體古生物化石的研究,指導進行對地下水勘探及石油普查工作,為古巴培養了一批從事地質測量、生物地層和有孔蟲化石研究的專業人才,圓滿完成了援外任務。80年代,她曾參加國際地層對比計劃58項目(IGCP58)——白堊紀中期事件的研究工作,曾任國際地層委員會白堊紀分會委員,國際介形蟲研究委員會委員。她多次出國訪問,參加國際學術會議,組織多項國際學術交流活動,并經常邀請國外專家來華訪問講學,幫助我國中青年同志獲得出國學習、進修和訪問的機會。

            圖片

            1964年,郝詒純(右三)在古巴馬埃斯特拉山區,正在培訓古巴野外地質工作人員

            圖片

            1987年10月,邀請美國古生物學家諾布利奇和塔潘夫婦來華講學。圖為郝詒純(前排左三)與參加聽課的同仁合影


            郝詒純為發展我國古生物學特別是微體古生物學做出了杰出的貢獻,1978年被評為湖北省先進科教工作者,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99年先后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李四光地質科學榮譽獎。

            圖片

            1999年10月,郝詒純獲李四光地質科學獎,圖為頒獎會上

            05

            受命入社 統一戰線展風采

            郝詒純說:“我是院士,是終身為國家服務的,只要活著一天,就要工作一天?!辈粌H在地質事業上,在黨的事業上,她也無怨無悔,盡職盡責做到最好。新中國成立初期,負責統戰工作的董必武就找郝詒純談話,建議她加入民主黨派,做黨外知識分子工作。1951年郝詒純正式加入九三學社,積極參政議政,廣泛開展社會活動。

            從1983年起,郝詒純歷任九三學社第七、第八、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常委,第七、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第八屆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專門委員會副主任。在社會工作中,她始終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在重大政治問題上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為振興中華和祖國統一做出了重要貢獻。

            圖片

            1983年6月,郝詒純在全國政協六屆一次全會上當選為常委。圖為與中央首長合影


            圖片

            1992年12月,在九三學社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郝詒純(前排左三)第三次當選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


            1988年以來又先后被選為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的第六、第七屆副主席。為解決女干部、女知識分子的合法權益,全面提高婦女素質、培養女性人才,提出了多項議案、建議和意見。

            1993年被選為“九三學社”北京市委員會主任委員和北京市第十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任。在擔任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期間,為推動北京市文化衛生體育和民主法制建設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同年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派,代表中國出席聯合國人口基金會組織的亞洲議員人口與發展論壇,兩屆被選為該論壇執行委員副主席。


            圖片

            1996年9月27日,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召開聯合國亞洲人口基金、洲議員人口與發展論壇第5次大會。郝詒純(右二)作為論壇副主席主持會議

                  在郝詒純主管的工作中還有繁重的國際任務。作為“亞洲議員人口與發展論壇”的執行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她每年都要出國幾次參與或主持活動。1993年,她組織了在北京召開的第十屆亞洲人口與發展會議。1994年,參加中國政府代表團,出席了在開羅召開的“世界人口與發展”國際首腦會議。1995年,參加在中國召開的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她還率領或參加代表團訪問了斯里蘭卡、馬來西亞、日本、越南、巴西、委內瑞拉、阿根廷、澳大利亞和瑞士等國,開展人民外交,促進了各國婦女和議員間的友誼與交流。


            圖片

            1990年11月20日郝詒純(右2)訪問斯里蘭卡,會見斯里蘭卡婦女部長

            郝詒純身兼數職,教學、科研、社會活動日益繁忙,但她從不叫苦叫累,用實際行動履行了作為一名黨員,一位教師的職責。即使到了晚年,她仍然孜孜不倦、沖鋒在前,為國家大事,為祖國的科學事業和教育事業內外奔波、開拓發展,把全部身心獻給了黨,獻給了國家,獻給了她熱愛的地質事業。正如張彌曼院士在郝詒純八十華誕慶祝會上講到:“我覺得一個人的一生能過到像郝老師這樣,在各個方面能做到這樣,確實讓人敬仰,讓人羨慕,特別是對年輕人來說?!?b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outline: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2001年6月13日,郝詒純因病去世。凡與郝詒純共事過的人,言語間總是對她充滿敬意,定稱呼一聲:“先生”。這是人們對郝詒純不斷勇攀學術高峰的崇敬,更是對先生頗具風骨的人生姿態的最大肯定。

            2020年,在紀念郝詒純院士百年誕辰座談會暨學術研討會上,舒德干院士說:“有幸作郝詒純先生的博士生,學會不少做學問的道理,受益終生,先生在他去德國學習前親筆題寫贈予的“深造”二字,一直鞭策著他,不敢懈怠?!本湃龑W社中央原副主席、九三學社北京市委原主委馬大龍,全國婦聯宣傳部副部長陳衛華在講話中回憶了郝詒純先生為多黨合作事業和婦女工作做出的杰出貢獻,表示郝詒純在國家危難中將個人命運與民族命運緊密結合、寒窗求學與救亡圖存緊密結合的一生,在新中國建設中將學術研究與國家利益緊密結合、政治責任與民族復興緊密結合的一生,并表示,對先生最好的紀念就是學習和繼承她的精神、思想,用腳踏實地的行動向先生致敬。

            圖片

            2020年,紀念郝詒純院士百年誕辰座談會暨學術研討會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v觀郝詒純的一生,她始終沒有忘記立志報國的初心,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黨的事業,將自己的命運與國家緊緊相連。不管是在愛國斗爭中,以實際行動出色地完成黨組織交給的任務;還是奔走于荒山野嶺、河流大川,不辭辛苦地為祖國建設尋找寶藏,在課堂和實驗室中用知識的乳漿去哺育莘莘學子;抑或是在統一戰線上支持黨和人民的事業,都源于她對祖國母親的一片深情。她把全部身心都獻給了養育她的這片土地。如今,郝詒純先生已永眠地下,但她大愛無疆、育人不倦的風骨與赤誠的為國之心和愛國情懷,為地大人點亮了理想之光,補足了精神之鈣,激勵著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在矢志奮斗中譜寫新時代的青春之歌。




            亚洲精品456在线播放

                  <acronym id="qndik"></acronym><track id="qndik"></track>

                1. <track id="qndik"></track>